阿希币

来源:币安网 | 分类:币安资讯 | 标签:阿希币 


阿希币 币安资讯

阿希币

当人们被不断上涨的比特币弄得眼花缭乱时,以太网在过去几天里以更加爆棚的方式突然上涨了40%,最高涨幅超过1000美元。1月3日的大洋线太惊艳了。以抹茶交易所的价格为例,最低价格为769美元,最高涨到1009美元,当天上涨了26.3%。三年多之后,以太琴终于回到了千元时代。虽然还是比2017年最高点低了1/3(1500美元左右),但似乎用不了多久就能超过过去的最高点。这说明了以太琴的价值。虽然对比特币的“双星”理论有些受宠若惊,但在所有的加密货币中,只有Ethereum能比较比特币的有信心。

回顾近两年来以太琴的发展,布鲁斯深受触动。2019年春天,Defi刚刚出现,被称为“拯救以太琴”。单就这一句话,就可以知道当时的人们并不看好以太琴,而是担心以太琴能否生存下去。2019年夏天,人们还在比较争论Ethereum和EOS的优劣。当时蓝调的感觉是EOS在中国币民中比以太琴流行的多。如果说有一篇关于Ethereum的文章,那么同期至少有九篇关于EOS的文章。当时蓝军写了几篇关于ETH的文章。虽然当时并不看好EOS,但是要注意不要对比攻击EOS——,避免大量柚子粉骂人。

然而,仅仅一年,以太琴就升到了天上,柚子落在了地上。现在是不可能对比的。记得整整一年前(2020年1月5日),布鲁斯写了一篇比较二者的文章,用“跃过龙门”来描述当时以太琴的发展趋势,用“釜中生鱼”(意为鱼在釜中,奄奄一息,半死不活)来描述当时EOS的发展趋势。一年后,布鲁斯觉得这两个字真的很贴切。以太琴真的跳过了龙门,而EOS还处于釜中生鱼的状态。

从具体数据来看,2020年的年底以太网呈现出巨大的生态规模、极高的发展速度和不断扩大的DAPP生态。Ethereum  1.0的使用率几乎一直处于下半年的高峰期,成为了大多数分散型经济体稳固且几乎垄断的结算层;以太网的Defi用户数量从年初的10万人突破100万,达到年底,Defi的总锁仓价值(TVL)超过200亿美元;UNI等分散式交易所主要崛起于以太链;大量比特币(超过33亿美元)流入以太网链;以太琴连锁的稳定货币从年初的20亿美元左右扩大到年底的180多亿美元。如果这些都不算的话,那么格雷几乎是在以和比特币一样的实力购买ETH(已经购买了约17亿元),这反映了圈子外机构对Ethereum的高度兴趣和认可。

因此,我们看到了一个明显的趋势,即与比特币相比,以太网真正代表了区块链产业的发展。比特币已经出圈,成为全球投资产品。投比特币的资金几乎是完全的金融资本,不考虑区块链的发展。虽然一些投资以太网的圈外机构也有同样的比特币思维,但也有一些机构更像是区块链的产业资本。他们的认知是,投资以太馆等于投资区块链。

以太博物馆并非没有弱点。所谓“高气低TPS”是最明显的软肋。手续费(燃油费)极其昂贵。基本上每个订单大部分都是几百块,两个人可以在小酒馆里吃一顿饭。TPS只有每秒15阶左右,非常慢,然后生态容量不够,网络一直拥堵。这些Ethereum  1.0的问题需要Ethereum  2.0来解决,但至少目前还没有解决吧?其他竞争对手大多利用自己在这方面的优势。然而,到目前为止,以太网几乎没有因为这样的劣势而失去优势,甚至优势还在继续扩大。为什么?

昨天,布鲁斯看到了一个微妙的比喻,这是分享给读者的。以太馆就像中国真正的大城市,比如北上广深,其他的公链都是二三线城市。当然北上广深有交通拥堵,全成本——,生活费用高,企业运营成本也高,各种费用都不算太高。但是龙头企业和创新企业还是要涌向北方,广州和深圳。为什么?因为经济资源集中在北方,广州、深圳,人才、基础设施、配套服务、客户群体、消费能力都比不上二三线城市。成本低、交通顺畅是二三线城市的优势,但缺乏最重要的优势。经济资源总量小,门类不全。所以人们天天抱怨北上广深的弱点,但企业还是在聚在一起,在往里走。其他二三线城市无论怎么宣传,都比不上北广深的生态,更谈不上替代。

布鲁斯认为这个比喻基本上讲述了以太琴的生态优势。以太馆和北方一样,北方和中国经济结构的深处,建立了不可动摇的初始优势。如果Ethereum  2.0没有问题,这个优势还会继续扩大。在这个“中奖号码”的基础上,看好区块链就必须看好以太琴。所以埃瑟伦现在的货币价格重新进入千美元时代,蓝军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迟早,以太琴的货币价格会达到1万美元,使以太琴的市值进入1万亿美元时代。


上一篇:zb交易所
下一篇:安币官网,安币交易所,安币网